田单:市场里的小吏,最后却成了齐国的救星


日期:2019-12-09 15:38:56     来源:趣历史

  今天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田单的故事,希望对你们能有所帮助。

  菜市场里鱼目混杂,浓浓的市井气掩藏了刀光剑影,若非如此不知道要涌现出多少英雄豪杰。齐国临淄城里,就有个菜市场,曾经有个落魄的公族子弟,就是个隐藏极深的人物。公族子弟的身份不重要,重要的是,如果没有齐国的乱世,他也就只是个管理菜市场的小吏而已。

  田单所在的时代,田氏早已经完成了篡夺姜齐的大业,齐国基本上已经发展到巅峰时代。此时的齐湣王与西方秦国昭襄王并称帝君,北抑燕国,南克蛮楚,宋鲁等国更是在齐国的压迫下苟延残喘,如果齐湣王固守江山,推行更加稳固的外交政策,或许齐国的霸业会持续得更久,也就不可能有田单的出场。

  田单能够出现在临淄城,能够担任管理菜市场的小吏,多少也可能说明田单与公族之间有关系,所以史书中多认为田单是齐国王室的远房亲戚。正因为是远房,田单没有出现在权力的核心圈层,而只是游荡在临淄城中,做着一个普通的齐国小官。

  齐湣王在外交场上的狂妄和无所顾忌,为齐国埋下了祸根。列国在秦国、楚国等外交战略下,还有纵横家们的四方游走中,产生了“天下苦齐久矣”的想法,尤其是齐湣王攻灭千年古国宋国而后,齐国的对外策略彻底激怒了列国,尤其是激怒了对齐国怨恨极深的燕国。由燕国乐毅所发动的联军攻齐之战随机拉开帷幕。

  这个时候的田单依然还只是临淄菜市场里的一个官员而已,没有接触到任何军政大事,甚至可能齐国与联军的对战,也是直到乐毅大军攻破临淄城时才得以知晓。正是在这样的时机下,齐国王族子弟四散飘零,战的战死,迁的迁徙,齐国权力终于又到了重新洗牌的时候。那些王族子弟们,与临淄城里的百姓们,共同逃离临淄城,朝着更远的地方逃亡。田单或是在此时,进入了王室子弟们的圈层。但此时进入,或在田单自己看来,并不是什么幸事。

  没有人知道田单懂得军事作战,更没有人知道田单到底是齐国王室远房亲戚的那个支脉,就连齐湣王也都逃难了,还有谁关注一个菜市场的小吏,即便这个小吏无时不刻不透露出一种夺人眼球的能力,他也只是个小吏,流亡的小吏而已。

image.png

  乐毅摧城拔寨的能力,可能出乎所有人的预料,短短几个月时间就攻破了齐国七十座城池,仅仅剩了齐国的莒城和即墨两座城池。齐湣王就在莒城坚守,希望借助楚国力量反攻燕国,哪里知道楚国主将淖齿领兵二十万救齐,最终却与乐毅密谋,将齐湣王弑杀掉了。齐国一时无主,亡国的重大危机就在眼前。

  或许淖齿是要想借救齐之机会,从齐国瓜分土地成为自己的封地。但淖齿的这种想法显然过于简单了,淖齿没有更多的谋略,或许是说淖齿根本没有掌控齐国乱局的能力。齐国人不是能够那么轻易地臣服于谁,当时在莒城中有个齐国的大夫王孙贾,据说也才十二岁。正是这个十二岁的王孙贾,带着齐国的军将们,暗杀掉了淖齿,重新将齐国的掌控权控制在了齐国人的手中。这个王孙贾甚至还找到了齐湣王的太子田法章,并将其迎立到了莒城即位。

  此时的田单在即墨城,也是可能因为众人乱了阵脚,面对燕国大军的来势汹汹,齐国人已经失去了胆魄,就连即墨城的守将或也因惊吓成疾,而至一命呜呼。即墨城中的人们,发现了“王室子弟”田单,至少王室还有人在,齐国人就不能投降,于是便赶鸭子上架一般,将田单赶上了抵抗燕国大军的位置。田单这个时候,才真正开始出现在恢弘的战国历史中来。

  田单这个菜市场小吏,终于开始展现出军事方面的天赋与能力。田单在即墨城推行的是全民皆兵政策,其实若不推行全民皆兵,似乎也没有更好的办法,因为即墨城四周都已经被包围了。这个可以说是置之死地而后生。

image.png

  燕国人一路畅通无阻,突然遭遇齐国人的这种战法,或是突然有点不习惯,于是即墨城久难攻下,可谓是固若金汤。同时候,田法章在莒城即位,派人与田单联络,莒城与即墨遂成犄角之势,两城更难被攻破。当然,这个时候对齐国的幸运在于,燕国那边燕昭王身有疾,燕国陷入最高权力的争夺战,这或也是乐毅放缓攻齐的原因。

  田单一方面不断经营即墨城,一方面联系齐国的抗燕力量,对燕国大军形成突袭、扰袭之战,燕国大军在齐国难于立足,渐渐处于混乱之局。更大的阴谋则是,田单派人潜伏到燕国,以反间计不断散布乐毅要在齐国自立为王的谣言。这是田单能够取得最后胜利的最大策略。

  燕国燕昭王驾崩后,与乐毅属不同阵营的燕太子即位,是为燕惠王。受乐毅谣言的影响,燕惠王派骑劫到齐国替换乐毅。临阵换将,是为战争之大忌。对乐毅而言,当然清楚知道自己在燕国的地位已经不保,被临阵换将后,就逃到了赵国,不再回燕国。燕国的这一系列折腾,终于让田单找到了机会,带领齐国大军攻破了骑劫大军。

  这些也都不甚重要,因为后来的历史中,这样的战例比比皆是,但是有一个战例,则成为田单的专属,几乎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。也正是因这一战,让田单成为战争史中具有可记载的人物,这一战即为火牛阵。

  田单很好地利用了骑劫替代乐毅的这段时间,当骑劫整顿军务之时,田单则在城内城外大肆宣传齐国有神兵相助将会以少胜多的谣言,城里的人反正都是最后的城池了,相信就是找了一种精神寄托。城外的燕国大军,则完全当成是笑话了。所以等到后来,田单突然向骑劫说要举城投降的时候,燕国大军都认为是理所当然。

  恬淡自然不是真正的投降。等到约定的时间到了,骑劫放松警惕列阵在即墨城外,等候着田单投降之时。田单就从城中放出了千余头点燃了尾巴的火车,涂着五彩的颜色,戴着狰狞的面具,顺带还派遣了五千戴着鬼兽面具的死士,张牙舞爪的冲锋出来。城外的燕国大军,哪里见过这样的作战方法,想起城中传说的神兵相助之言,还都以为是神兵来相助田单守城了,一个个的吓得屁滚尿流,燕国大军惨败。

  田单乘胜追击,一路所向披靡,可谓攻无不克,终于与那些反燕力量连成了片,不断地收复齐国失地,齐国版图逐渐重归完整,反倒是燕国大军,短短数月之间就又被驱逐出了齐国疆域。田单迎齐襄王回归临淄城,是齐国成功复国的标志。一个菜市场的小吏,就这样名垂青史。